4.png

  去年以前喝止小偷被刺事件引起社会的舆论,近日关于这起案件进行了一审宣判!

喝止小偷被刺案详情 喝止小偷被刺宣判结果是什么  365 世界观  第1张

  喝止小偷被刺宣判结果是什么

  发生在去年的一起喝止小偷被刺的案件,在近日将进行一审宣判了,在网上引发关注。2017年7月23日早晨,在大集上摆摊的48岁瓜农崔靖祥,因喝止了正在集市上企图行窃的小偷,被多人围殴,被刀刺中,崔靖祥受伤后坚持着爬出20多米,最终还是倒在了自己的瓜车旁。

  据悉,在2017年7月,一名瓜农上早市时,制止了小偷行窃事件,后遭小偷刺死。在事发后的第四天,嫌疑犯全部落网,在今年的四月份,法院开庭审理,并于今日做出一审宣判。该事件的起因及经过曝光,令人气愤不已!

  崔全政的人生,在2017年7月23日被划了一道线。这天以前,他是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家里的一切由父亲安排打点。这一天以后,崔全政不得不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带着奶奶、妈妈、妹妹和妻子、女儿继续走下去。

  喝止小偷被刺案具体经过

  2017年7月23日,崔全政的父亲崔靖祥在河北廊坊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制止几名小偷行窃,随后,没有得手的小偷刺死了崔靖祥。事发后4天,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事发当天,他看到几名小偷正在对一女子进行偷窃便出声喝止。几名小偷在没得手的情况下,对崔靖祥进行报复,后被刺身亡。事发时被偷窃的女子,也都了派出所证明,崔靖祥是由于喝止小偷被刺的。原本是温馨的一家,也在23日这一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年4月9日,案件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几天前,崔全政收到法院通知,案件将在本月18日一审宣判,“现在希望杀死我父亲的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他说。

喝止小偷被刺案详情 喝止小偷被刺宣判结果是什么  365 世界观  第2张

  被告人王某对检方指控的事实表示认可,但对故意杀人的罪名不认可,称自己只是故意伤害,当时自己只是去市场偷项链,踩到崔某的脚,发生口角,自己打了崔某一巴掌。“后来崔某拿起马扎打我,打斗中,我拿刀刺了崔某。”王某说。

  王某在庭上称,刀是市场上买的水果刀,当时装在衣兜里,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刺了出去。看到崔某倒地后,自己和同伴几个人就开车离开了。在车上时,还和同伴互相问“怎么就刺着人了?”

  被告人张某庭上并不承认故意杀人,只承认故意伤害。他说,当时就是想偷项链,四人负责掩护一人在外围开车,当时自己也去了,但是空手去的并没带工具,也没有打到崔某。张某看到崔某流血了,吓得就跑掉了。后来,张某在当地派出所自首,并将王某的信息给了警方。

  在今日,也是2018年7月18日,喝止小偷被刺一案,即将进行一审宣判。这也是崔全政第一次见到杀害其父亲的人。虽然被告人表示很后悔,愿意赔偿,但崔全政表示,自己是不会原谅他们的,尤其是捅刀的那位,希望他们都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据目击者称,小偷被喝止后,因没能得手,气急败坏地和崔靖祥争执了几句就离开了。几分钟后,小偷返回还带来了同伙,见来人中有人手拿短刀,刺向自己,崔靖祥抄起板凳抵挡着后退。目击者称,崔靖祥退到无路可退之际,几个人中的一个从后面抱住了他,给了他一刀,之后就四散逃走了。

  事后检查发现,这一刀扎在了崔靖祥的左侧后背上。从现场视频看,倒在地上的崔靖祥全身是血,而他当天携带在身上的车钥匙也满是血迹。

  “周围的商贩后来告诉我,我父亲被捅伤之后身上在大量出血,他摇摇晃晃地返回到了自己的瓜车旁,一头倒下之后就再也没起来。”崔靖祥之子崔全政说,“我一直想知道他最后为什么又返回到瓜车旁。”

喝止小偷被刺案详情 喝止小偷被刺宣判结果是什么  365 世界观  第3张

  父亲遇刺一年儿子担起家庭重担

  一年前,崔全政的父亲崔靖祥,在河北廊坊杨税务大集的早市上,喝止几名小偷偷窃一名中年女子的项链,后遭到小偷报复,被刺身亡。崔全政说,事发后自己没再见过这名中年女子,但知道她去派出所做了笔录,证明父亲崔靖祥当时是因为喝止小偷被刺。

  崔全政接受采访时表示,得知父亲被捅的消息后,他扔下了手头的事就赶到了现场,可是父亲已经没有了呼吸。据崔全政介绍,崔靖祥平时和家里人比较严肃,但和村子里的其他人在一起又很爱开玩笑。“他一直喜欢帮助别人,发现邻居家的小孩儿被狗咬了,他抱起来就往医院送。几年前我们这儿一个出租车司机被人劫持后捅了几刀,被我父亲发现了,赶紧帮着送到了医院。”

  崔靖祥的四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开车去北京新发地水果市场进货,看到小偷偷别人东西,就赶紧上前制止,结果就被几个人打了一顿。”“他就是这样的性格,看到什么见不得的事儿,就要管一下。”

  崔靖祥一家的生活并不算富裕,几年前大儿子结婚、爱人患病,借了亲戚朋友几万块钱,但是随着大儿子参加工作,小女儿大学毕业上班,生活正在走上坡路,一家人还盘算着这两年争取把欠下的钱都还上。

  “以前我朋友特别多,下班以后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就跑出去‘撸串’喝酒了,但是现在,只要一下班,我一般都是开着车直接回家。”崔全政说。

  相比于一年前父亲刚刚遇害时的不知所措,现在的崔全政,似乎对生活多了一些从容。“这一年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大了,以前在家里我不管事儿,只要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大家子的事儿我都要管。”崔全政说。

  父亲遇害后,崔全政的母亲经常一个人哭,开始的时候家人都以为她只是过于伤心,但是今年4月,崔全政带着母亲到北京的医院检查后,诊断结果显示,母亲患上了重度抑郁症,每天需要服用价格不菲的进口药。崔全政的妹妹今年结了婚,因为工作变动,暂时待在家里。崔全政的女儿今年两岁多。

  26岁的崔全政说,父亲去世后,家人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不再时不时提起父亲的事情。现在,父亲的遗像被摆在崔全政奶奶的房间里,和家人以前拍的照片放在一起。“一大家子人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以前父亲在的时候是父亲当家,现在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我必须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了。”

喝止小偷被刺案详情 喝止小偷被刺宣判结果是什么  365 世界观  第4张

  父亲生前曾盼望在新修公路旁卖甜瓜

  想念父亲的时候,崔全政也尽量不让家人看出来。父亲是在遇害一个月后被安葬的。每次上坟,崔全政都会给父亲点上三支烟,“我爸生前爱抽烟。”崔全政偶尔会自己来墓地,有时候是下班以后,有时候是吃完晚饭,带着自家的两条狗,但都是他一个人来,“不想让家人看到,触景伤情。”

  今年5月16日,廊坊市的外环公路正式通车了,这条路距离崔靖祥家很近,生前,崔靖祥曾经一直盼望着这条路能早点儿修通。

  “父亲是种甜瓜的,他当时和我说,这条路要是修通了,就不用跑那么远去卖甜瓜了,在路边支个摊,肯定有很多人会停车下来买甜瓜。”崔全政说,“可惜,现在路修通了,父亲却看不到了,现在我每天都要开车经过这里,每次都觉得特别遗憾,父亲最终也没能看到这条路修通。”

  崔靖祥遇害的廊坊杨税务大集,在今年年初搬走了,崔全政偶尔会开车路过父亲遇害的地方,每次路过,他都会在路边点一支烟。

201608221471799628341101.gif